2021年到现在,你可能听说过很多跟NFT收藏品/数字藏品相关的新闻和数字。

比如,元旦时周杰伦旗下服饰品牌PHANTACi联合Ezek推出Phanta Bear(幻影熊)数字时装系列,限量10000套,每套6200元,发售后40分钟便售罄。

所谓数字藏品,可以是通过区块链和加密货币交易的任何东西,包括艺术品、动图、视频剪辑、表情包、音乐和数字交易卡等等。

市场追踪机构DappRadar的调查显示,2021年NFT总销售额为249亿美元,相比2020年暴涨260倍。DappRadar的NFT销售数据DappRadar的NFT销售数据

Nonfungible最近发布的NFT 2021年度报告(以下简称为NFT报告),将NFT划分为区块链游戏和非游戏类。

三文娱需要说明的是,许多人理解的数字藏品,在NFT报告中分为收藏品和加密艺术两类。Nonfungible NFT报告中的细分市场数据Nonfungible NFT报告中的细分市场数据

其中,2021年收藏品的交易额在84.72亿美元,销售数量约450万,平均价格1882美元,总利润35.75亿美元。

2021年数字加密艺术的交易额有27.98亿美元,销售数量77.43万,均价3282美元,总利润12.13亿美元。

NFT报告显示,在NFT收藏品社群中,藏品的平均持有时长为40.9天,持有人数718888。数字加密艺术藏品的平均持有天数是33.3天,持有人数212579。

2021年排名前三的数字收藏品分别是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和Meebits,仅前两个项目的交易额就超过了35亿美元,占据该细分市场的三分之一以上份额。

排名第三的Meebits,和CryptoPunks一样,也是工作室LarvaLabs创建。NFT报告中的数字收藏品交易额NFT报告中的数字收藏品交易额

2021年排名前三的数字加密艺术藏品项目,分别是ArtBlocks、SuperRare和Doodle。其中仅ArtBlocks一家的交易就占了细分市场的近一半份额。NFT报告中的数字加密艺术交易额NFT报告中的数字加密艺术交易额

数字藏品的一些市场规律

由于数字加密艺术和数字收藏品颇为相似,三文娱这里选取NFT报告中的收藏品部分内容,概括数字藏品的市场规律,报告显示该市场主要由其二级市场主导:

二级市场的交易量,占数字收藏品美元交易量的近85%;一级二级市场的销售量则处于平衡。–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之间的美元量分布–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之间的美元量分布

这意味着,一方面数字收藏品资产在二级市场上往往会升值,另一方面有大量的藏品在二级市场无人问津。收藏品均价走势收藏品均价走势

收藏品的价格波动也很大,有时均价跌破1000美金,有时则接近10000美金。

NFT报告显示,2021年四季度一些不太有价值的收藏品的流动性逐渐下降,市场集中在最有价值的收藏品上,均价似乎有所上涨。

每隔一段时间,比如八月、十月和十一月下旬,数字收藏品的亏损专卖都出现小高峰,通常是由于市场推出了新的收藏品项目。

虽然用户往往宁可保留资产也不愿意亏本出售,但在新项目推出后还是引发了新一波投机。

加密数字分析集团 Chainalysis的数据显示,有大量散户投资者进入了数字藏品领域,交易额低于1万美元的交易占加密市场的75%以上。但跟加密货币市场一样,它仍然由少数几家巨头(或称“鲸鱼”)主导,约9%钱包占到了总市值的80%。

那些备受追捧的数字藏品,价格起伏也很大,比如CryptoSlam的数据显示,CryptoPunks系列的数字藏品平均售价从2021年7月的10万美元左右上升到11月的近50万美元,到12月已降至35万美元左右。

哪些数字藏品卖得好?

在数字藏品这个投机市场,已有数字艺术家收获数千万美元。三文娱接下来为大家盘点2021年交易额最高的5个数字藏品。

TOP1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售价: 6930万美元

这是一幅由迈克 · 温克尔曼(Mike ‘Beeple’Winklemann)在2007年拍摄的日常图片拼贴画,是有史以来售价最高的数字藏品。这幅画于2021年3月11日在佳士得拍卖行成交。

TOP2 Human One

售价: 2890万美元

去年11月,Beeple凭借作品《Human One》再次大获成功,这是一件实体艺术和数字艺术的混合品,被描述为“动态视频雕塑”。

这件作品在佳士得拍卖行以289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凭借上述两件高价作品,Beeple从一位不知名的佛罗里达平面设计师一跃成为作品价值排名第三的在世艺术家。

TOP3 Cryptopunk #7523

售价:1175万美元

Cryptopunks系列是系统生成的独一无二的像素人物,由加拿大的Larva lab开发创作。

2017年6月,共有一万个Cryptopunk由代码算法生成,最初任何人都可以免费通过以太坊钱包获得它,后来它们进入火热的二手市场,售价参差不齐。

其中,#7523售价最高,因为它戴着口罩和外科医生帽,被称作“COVID外星人”。

#7523于6月在苏富比拍卖会上成交,这次拍卖被视为一次巨大的胜利——不仅对于数字藏品生态系统而言,同时也是推动数字藏品进入主流的重要力量。

如今,Cryptounks系列已被博彩平台Draftkings的最大股东Shalom Meckenzie收购。

TOP4 Cryptopunk #3100

售价: 767万美元

同为Crytopunks系列的#3100于3月11日在最大的数字藏品平台Opensea上成交,它售价高是因为人们认为它戴着独一无二的蓝白头巾,这在Crytopunks系列属于很罕见的特征。

TOP5 Cryptopunk #7804

售价: 757万美元

#7804也是Crytopunks系列的一个外星人,叼着烟斗,戴着帽子和墨镜。它第一次拍卖于3月11日,此后仍然不断有人出高价竞标。

对于这些数字藏品的高价现象,资本市场褒贬不一。

比如,德国Weng Fine Art首席执行官Rüdiger K Weng认为该市场存在泡沫:“你可以在公共平台上买卖数字藏品,让它看起来像是有很多人对它感兴趣,但其实只有你在推高价格。”

但他同样表示,这样的现象在传统艺术领域也会发生,只不过传统拍卖行25%的高额拍卖费让投机行为成本高昂。

尽管如此,仍有大量的支持者相信这个市场正在渐渐成熟,并会逐步提供一系列修补市场的功能,比如允许艺术家永久收取版税等。从长远看,支持者希望数字藏品能够推动元宇宙,推出更多数字化身的服装,数字建筑墙上的艺术品等等。

走势:巨头时尚品牌和社交媒体入局

如果说高昂的单品售价让人们嗅到数字藏品的短期钱景,作为元宇宙的重要资产,数字藏品因其长远的未来潜力而受到各领域头部集团的重点关注。

在Facebook更名“Meta”后,乘着元宇宙概念的东风,数字藏品在巨头集团里火热起来。

时尚数字藏品是目前在元宇宙中应用最普遍的垂类之一,而当下最适合成为元宇宙载体的品类则是社交媒体和游戏。

由于游戏作为综合元宇宙载体涉及到更复杂的内容,三文娱本文主要盘点时尚和社交媒体这两个数字藏品重要领域内知名或头部集团的动向。

有不少数字藏品知名人士认为,时尚设计是数字藏品下一步进化方向,因为无论是数字化身的时尚皮肤还是衣橱收藏,都能普遍用于游戏、社交网络等元宇宙。

数字买卖需要数字平台,如果说最大的数字藏品平台Opensea像是一个应有尽有的超级卖场,那么Brand New Vision(BNV)和Wear这样专攻时尚类数字藏品的平台则像是元宇宙里的精品设计师店,这些垂类店铺在逐渐细化、精品化数字藏品平台。数字藏品类别繁多的Opensea数字藏品类别繁多的Opensea

BNV的主创Richard Hobbs曾表示,希望在三到五年内有更多人能接触到数字时尚,以更低成本的产品让更多人拥有自己的数字衣橱,里面有各种服装和配饰可随意混搭,供他们在游戏或社交网络上穿戴。

Gucci、LV和巴黎世家等时尚大牌在去年纷纷入局数字藏品,与《堡垒之夜》等主流游戏进行合作。6月,为纪念百年诞辰,Gucci以2.5万美元的价格在佳士得拍卖行出售了其标志性的Aria数字藏品系列。

加密艺术家FEWOCiOUS为数字运动鞋品牌RTFKT设计了三个单品,竞标者可在Snapchat预售中“试穿”。最终,有600多双虚拟运动鞋被售,总价值达310万美元。

Nike对RTFKT的收购更是进一步将整个数字运动时尚市场推向主流。

除了推出数字藏品外,Prada、Richemont和LVMH(LV的母公司)还合作创建了为消费者提供服务的区块链集团“Aura”,帮助追踪他们购买的原材料来源,在特定商店内搜索特定商品,查看二手市场的交易活动等。

社交媒体方面,Nifty’s是一个纯粹主打数字藏品的社交媒体。不同于数字藏品市场Nifty Gateway,Nifty’s是为创意人设计的,它的界面和功能更接近于社交媒体,而不仅是买卖数字藏品。

用户可以使用“数字藏品列表”来发现、创建和管理作品及艺术家,在点击各种列表时,用户可以看到数字藏品的详细信息,比如它的地址、属性、所有者、创建时间等。

除了Nifty’s这样自诞生起就主打数字藏品的社交媒体之外,有更多传统社交媒体巨头也加入了数字藏品市场。

Twitter早在去年3月就试水了数字藏品,其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的第一条推文以29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这笔钱后来捐向了慈善机构。虽然Twitter尚未披露下一步将如何操作,但不少海外业内媒体认为Twitter正式涉足数字藏品只是时间问题。

Facebook继改名“Meta”以来,就明确表示其元宇宙会支持数字藏品,并在10月推出加密钱包Novi的测试,为之后的数字藏品交易铺路,但目前Facebook还没有透露要具体推出哪些数字藏品。

10月,TikTok推出第一个数字藏品系列TikTok Top Moments,包括六个以最受欢迎达人的热门视频为灵感创作的视频藏品,旨在鼓励创作者在TikTok上创作数字藏品,这些作品可以在免gas费(可理解为区块链的交易手续费)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Immutable X上售卖。

年底,Line宣布2022年将通过其新成立的组织LineNext推出一项数字藏品服务,为企业和个人提供全球(日本除外)交易数字藏品的市场。Line发言人表示,他们正在开发适合日本市场的Line Bitmax数字钱包,单独运营日本数字藏品市场测试版。

同期,Instagram首席执行官Adam Mosseri也表示会进军数字藏品:“目前还没有什么可宣布的,但我们肯定会积极探索数字藏品,以及如何让更多用户更容易接触到它。”

总体而言,数字藏品目前仍然是一个年轻的领域,包括Beeple在内的知名业内人士都承认数字藏品市场中存在泡沫,但各大品牌仍然对这块属于未来的领域保持着密切关注。即便不是所有品牌都立即斥巨资布局数字藏品,但也没有人想在接下来的Web3.0时代落后。


加入营销情报站社群,了解更多及时资讯

作者 NFT分析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