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香港上市公司中国碳中和发布公告,2022年3月23日,集团提供核证碳标准下的碳信用作为底层资产,利用区块链技术全球首次发行碳资产NFT,支持机构、企业或个人通过平台购买碳资产NFT,从而抵消相关排放,实现碳中和。

该公司董事会认为:集团发行的碳资产NFT代表已登记注册的具有真实碳资产背书的数字化碳资产。通过链上核销,帮助机构、企业和个人抵消自身碳排放,并通过创建公开透明的碳排放帐簿,追溯相关交易,且以链上方式进行存储。

智能合约的多源记录和即时认证,可计算、跟踪和报告碳足迹,有助于构建一个更加绿色、更可持续的碳资产金融体系。在实现良好的商业回报的同时,还能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贡献。

近年来,区块链的应用大行其道,并由此催生了NFT市场的无限商机,但是将NFT的数字化产品应用于绿色经济方面,却是全新的投资概念。

中国碳中和此次发行碳资产NFT通证,可以说是区块链与碳信用额市场的完美结合,每一吨碳资产都打上了独一无二的NFT数字身份认证,不可复制,持有者不必担心碳资产遗失,极具安全性,可以刺激企业在平台买卖碳资产NFT,流通量也因此而增加。

突然,研究员就有了一个新的疑问,既然碳资产已经做成NFT了,那NFT本身会产生碳排放吗?

NFT也会带来碳排放?

NFT虽然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契约的数字化凭证,但它带来的碳排放可是不容小觑的。

质疑NFT不“绿色”的声音也是不绝于耳。

数字艺术家和工程师Memo Atken指出:“任何一个NFT都比一笔以太坊普通兑换成本高得多,因为NFT在区块链上要被多次铸造和交换。”

《纽约时报》批评:“创建一枚普通NFT会产生非常巨额的碳排放,会带来超过200公斤的碳,相当于一架普通美国汽油动力车行驶500英里产生的碳足迹,这些排放将会导致地球变暖。”

而NFT俱乐部称,仅铸造NFT的过程就会产生83公斤的碳。不幸的是,排放并不会以铸造结束,每次有人竞标NFT都会产生23公斤的碳,每次NFT销售会产生51公斤的碳,每次NFT转账会产生30公斤的碳。此外,二次NFT销售会额外产生81公斤的碳,需要1.35棵树来抵消。

法国艺术家乔尼•勒梅西埃(Joanie Lemercier)曾求助于计算工程师对其艺术创作行为的碳排放量进行估算,并将结果发布在由他自己创建的网站上。勒梅西埃在该网站上指出:“在过去两年中,我发布了六条艺术品(视频),事实证明,其中每10秒视频加密所消耗的电量高于整个工作室在过去两年的耗电量之和”。

通过这些数据表明,NFT的环境成本似乎有点大。

虽然,也有人对此持不同观点,NFT交易平台Super Rare曾发表了一篇题为《不,加密艺术家不会伤害地球》的文章,指出:

像以太坊这样的区块链更像是一整列的火车,而具体交易就像火车上的座位。无论是否有乘客以及有多少乘客,火车都将不停地行驶,因此增加交易并不会增加这列火车的碳排放。

关于NFT产生大量碳排放的言论或许有些危言耸听,但不可否认的是,NFT在铸造过程中还是会产生碳排放的。

如何降低NFT的碳排放

针对这种情况,有专家提出了以下应对措施。

1. 建立能耗更低的共识机制

根据Ultra sound money统计,NFT消耗了巨额的资源,24小时内OpenSea就燃烧了369枚ETH,罪魁祸首是以太坊网络使用的POW共识算法,其耗能巨大。

实际上,大多数NFT挖掘和兑换是在基于POW的区块链上进行的,铸造和兑换需耗费大量能量,这不是可持续的。长远来说,最终能立足的肯定是燃料费用更低和碳足迹更少的NFT。

2. 对形成的共识机制进行优化

由于生态太大,以太坊如此多相节点的博弈让共识机制的切换没那么容易。其实,达成共识机制实现绿色NFT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使用绿色新能源,代替通过燃烧化石能源而得来的高排放的电。

在绿色能源方面,欧盟超过一半以上的电力来源都是清洁能源。如果在欧元区境内均可承接NFT铸造和兑换的各环节的主要验证工作,那么通过这种方式,就能够减小碳排放。

3. 将绿色投资引入加密市场

绿色资本进入区块链市场将助推NFT项目以“低碳”甚至“零碳”的方式运作。

值得一提的是,通常投资机构或债权人对创造NFT过程中各个环节的碳排放都有严格要求,例如在铸造、发行和竞拍等环节均需注明碳排放量度。

不仅如此,项目还要提供可追寻的碳排放足迹,并定期地披露碳排放量度。

也就是说,NFT项目除了需要达成财务业绩,还需要满足绿色指标,否则就需要接受投资人的资本回撤或者视为债权违约。

在碳中和越来越被重视的背景下,环保已经成为各个行业生存与发展不得不面临的重大问题,这同时也给区块链行业提供了全新的机会。

碳资产NFT在减少碳排放、实现碳中和方面率先做出了示范,至于未来发展的新方向,还有待探索。

近年来,区块链的应用大行其道,并由此催生了NFT市场的无限商机,但是将NFT的数字化产品应用于绿色经济方面,却是全新的投资概念。

中国碳中和此次发行碳资产NFT通证,可以说是区块链与碳信用额市场的完美结合,每一吨碳资产都打上了独一无二的NFT数字身份认证,不可复制,持有者不必担心碳资产遗失,极具安全性,可以刺激企业在平台买卖碳资产NFT,流通量也因此而增加。

突然,研究员就有了一个新的疑问,既然碳资产已经做成NFT了,那NFT本身会产生碳排放吗?

NFT也会带来碳排放?

NFT虽然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契约的数字化凭证,但它带来的碳排放可是不容小觑的。

质疑NFT不“绿色”的声音也是不绝于耳。

数字艺术家和工程师Memo Atken指出:“任何一个NFT都比一笔以太坊普通兑换成本高得多,因为NFT在区块链上要被多次铸造和交换。”

《纽约时报》批评:“创建一枚普通NFT会产生非常巨额的碳排放,会带来超过200公斤的碳,相当于一架普通美国汽油动力车行驶500英里产生的碳足迹,这些排放将会导致地球变暖。”

而NFT俱乐部称,仅铸造NFT的过程就会产生83公斤的碳。不幸的是,排放并不会以铸造结束,每次有人竞标NFT都会产生23公斤的碳,每次NFT销售会产生51公斤的碳,每次NFT转账会产生30公斤的碳。此外,二次NFT销售会额外产生81公斤的碳,需要1.35棵树来抵消。

法国艺术家乔尼•勒梅西埃(Joanie Lemercier)曾求助于计算工程师对其艺术创作行为的碳排放量进行估算,并将结果发布在由他自己创建的网站上。勒梅西埃在该网站上指出:“在过去两年中,我发布了六条艺术品(视频),事实证明,其中每10秒视频加密所消耗的电量高于整个工作室在过去两年的耗电量之和”。

通过这些数据表明,NFT的环境成本似乎有点大。

虽然,也有人对此持不同观点,NFT交易平台Super Rare曾发表了一篇题为《不,加密艺术家不会伤害地球》的文章,指出:

像以太坊这样的区块链更像是一整列的火车,而具体交易就像火车上的座位。无论是否有乘客以及有多少乘客,火车都将不停地行驶,因此增加交易并不会增加这列火车的碳排放。

关于NFT产生大量碳排放的言论或许有些危言耸听,但不可否认的是,NFT在铸造过程中还是会产生碳排放的。

如何降低NFT的碳排放

针对这种情况,有专家提出了以下应对措施。

1. 建立能耗更低的共识机制

根据Ultra sound money统计,NFT消耗了巨额的资源,24小时内OpenSea就燃烧了369枚ETH,罪魁祸首是以太坊网络使用的POW共识算法,其耗能巨大。

实际上,大多数NFT挖掘和兑换是在基于POW的区块链上进行的,铸造和兑换需耗费大量能量,这不是可持续的。长远来说,最终能立足的肯定是燃料费用更低和碳足迹更少的NFT。

2. 对形成的共识机制进行优化

由于生态太大,以太坊如此多相节点的博弈让共识机制的切换没那么容易。其实,达成共识机制实现绿色NFT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使用绿色新能源,代替通过燃烧化石能源而得来的高排放的电。

在绿色能源方面,欧盟超过一半以上的电力来源都是清洁能源。如果在欧元区境内均可承接NFT铸造和兑换的各环节的主要验证工作,那么通过这种方式,就能够减小碳排放。

3. 将绿色投资引入加密市场

绿色资本进入区块链市场将助推NFT项目以“低碳”甚至“零碳”的方式运作。

值得一提的是,通常投资机构或债权人对创造NFT过程中各个环节的碳排放都有严格要求,例如在铸造、发行和竞拍等环节均需注明碳排放量度。

不仅如此,项目还要提供可追寻的碳排放足迹,并定期地披露碳排放量度。

也就是说,NFT项目除了需要达成财务业绩,还需要满足绿色指标,否则就需要接受投资人的资本回撤或者视为债权违约。

在碳中和越来越被重视的背景下,环保已经成为各个行业生存与发展不得不面临的重大问题,这同时也给区块链行业提供了全新的机会。

碳资产NFT在减少碳排放、实现碳中和方面率先做出了示范,至于未来发展的新方向,还有待探索。


来源:NFT研究员

作者 NFT分析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