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数字藏品”已经成为当下年轻人最关注的潮流之一,相较于传统收藏品市场,这项依托于区块链技术,生存于虚拟世界的发明,正在改变人们对于收藏的认知。

2021年3月,被誉为“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上市后股价一飞冲天,资本纷纷入局元宇宙。同年10月,在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改名“Meta”后,乘着元宇宙概念的东风,数字藏品迅速火热起来,Facebook、Instgram、百度、腾讯、阿里等诸多大厂都开始了元宇宙赛道的布局,而数字藏品NFT领域,更是元宇宙领域竞争最为白热化的赛道。

一、赛博空间新秀:数字藏品

什么是数字藏品?数字藏品源自舶来品NFT(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化代币),但两者并非完全相同。其主要利用区块链技术,通过唯一标识确认权益归属的数字作品、艺术品和商品。其能够在区块链网络去标记出其所有者,并对后续的流转进行追溯,包括但不限于数字图片、音乐、视频、电子票证、数字纪念品等各种形式。

在国外,NFT概念兴起后,立即引发了炒作热潮。不少人认为,数字藏品是NFT本土化、合规化的应用探索、展现模式。

在冬奥吉祥物“冰墩墩”火爆出圈成为顶流后,社交网络相关热点频出,全国乃至海外各地手办或者实物都出现售空,即使是获授权厂商加班加点,也依旧供不应求,甚至一“墩”难求。

2月12日,海外链上交易市场nWayPlay开售冰墩墩NFT盲盒,首批发行500个,零售价99美元,目前已经抢购一空。北欧联合北京2022(Nordic combined Beijing 2022)吉祥物冰墩墩的别针系列,目前共有13个NFT在nWayPlay在售,最低报价已达至2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2680元),最高报价88888美元(约合人民币56.35万元),暴涨了近1000倍。

鲸探前身“蚂蚁粒”推出的首份数字藏品-敦煌飞天皮肤,初始售价为“10个支付宝积分+9块9”的敦煌飞天NFT,最高价格也被炒到了150万元。

胡彦斌《和尚》20周年纪念黑胶NFT在QQ音乐平台正式发行,2001张限量数字黑胶被迅速抢空,这是腾讯音乐的首批“TME数字藏品”,开创了国内主流音乐平台发行数字藏品的先河。

百度超级链与时尚COSMO 发布首个女性系列数字藏品。3月27日-4月2日期间,7位艺术家通过绘画、摄影、拼贴、CG等不同艺术形式倾力支持创作,以“女性无价”(SHE IS PRICELESS)为主题,用尊重与爱,为女性发声。

随着数字藏品的爆火,从动物头像、体育、游戏、动画再到文物、文化、手办等,数字藏品的应用赛道已经变得越来越广阔。2021年数字藏品规模已经至少达到24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579亿元。

二、独特性+热门IP:贴合“Z时代”群体消费习惯

Z世代是指1995—2009年间出生的一代人,因为自带网络基因,所以又被冠以“网生代”“互联网世代”等称谓。

据统计,目前中国成年95后总人数约为1.7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1.9%。这群Z世代来势汹汹,并逐渐成为中国消费市场上一股强劲的新力军。

随着他们告别学堂,走向社会,其“自有一套”的高标准和日渐崛起的消费力,正不断驱动着商业创新与营销迭代。机械复制时代,商品的“稀缺性”成为新的营销密码。虽然不少营销活动贴合了时代的发展潮流,也相对具有创新性,确不能对用户造成长久性的影响。

而数字藏品所使用的区块链技术具有唯一性、不可分割性、不可篡改、可追踪性,这也意味着每一件数字藏品都有自己唯一的编号且不可造假。数字藏品的出现,让品牌商能够在这个复制品“泛滥”数字时代,为每个用户“创造”稀缺和专属的内容,让用户的记忆不会随着营销活动的结束而消失,而是会因为长期持有让用户和品牌建立起更久的连接,而这也是 “数字藏品营销”的重要价值之一。

在海外,从奢侈品到快消品牌都已结合数字藏品与背后的NFT技术开展营销。自去年以来,LV推出了基于NFT的游戏应用程序“Louis: TheGame”,发行由数字艺术家Beeple设计的数字藏品;

麦当劳用NFT数字藏品+品牌营销此举获得了很广泛的关注和极高的互动量。Twitter一周共增粉3万+。

阿迪达斯旗下品牌adidas Originals宣布进军元宇宙并发行POAPNFT,该NFT数字藏品总量为3176枚。

此外,必胜客,耐克等知名品牌也推出了相应的数字藏品。

在国内,不少国产品牌也已经开始踏上数字营销之路。

2022年初,安踏打造“安踏冰雪灵境”沉浸式互动数字空间,首发“2022 限量高能冰雪 NFT 数字藏品”,上线仅72小时,第一阶段的6000份冰雪高能数字藏品就全部发放完毕;3月20日,在已连续举办7年的特步321跑步节发布会上,特步推出首款数字藏品“160X-Metaverse”;

奈雪的茶紧跟元宇宙风口,第一个抢占发行数字藏品,第一个发行潮品盲盒、并官宣首位品牌大使NAYUKI。

数字藏品“稀缺性”和“唯一性”特点结合品牌的特色与价值,不仅能够为品牌营销提供新的触点,更能从精神、体验层面,更深层次地传递品牌价值,让青年消费者在数字空间认同、使用数字藏品价值的同时,进入到品牌的“元宇宙”。

三、发展趋势:名人效应明显+社交媒体入局

《元宇宙超入门》一书的作者方军对深燃表示,“现在的数字藏品,尚不是下一代互联网的最终状态,但是迈向未来的关键一小步”。《2021元宇宙产业发展白皮书》指出,数字藏品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是元宇宙中数字资产凭证的一种表现形式,将随着元宇宙的发展逐步演进,商业机会巨大。

今年年初,元宇宙平台Ezek联合周杰伦名下潮牌PHANTACi,首次限量发售NFT项目Phanta Bear(幻象熊),发行上限10000个,单价为0.26个以太币(约人民币6200元),总价超6200万元。由于周杰伦的加持,平台销售通道刚打开,便涌入大量用户,网页一度陷入卡顿状态,5分钟内即售出3000个,约40分钟全部售出。

BNA知名球星斯蒂芬·库里在2021年8月宣布购买无聊猿NFT,这也是NFT火速出圈的重要事件,而此后,库里还亲自发行了一系列含有他相关元素的NFT作品,其中“Genesis Curry Flow”球鞋系列 NFT,总销售额超过480万美元。

除此之外,林俊杰、潘玮柏、余文乐等一众明星也纷纷入资数字藏品。

在未来,数字藏品或许会成为明星的“试金石”。

而在社交媒体方面,3月17日,微博作为国内极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平台之一,与天下秀旗下 @TopHolder头号藏家达成战略合作:内容创作者可以将发布于社交平台的原创图文作品进行数字内容登记与溯源上链,一键实现社交化数字收藏品的生成;而藏家则可以获得创作者社交化数字藏品的相关信息,并第一时间收藏作品。

去年10月,TikTok推出第一个数字藏品系列TikTok Top Moments,包括六个以最受欢迎达人的热门视频为灵感创作的视频藏品,旨在鼓励创作者在TikTok上创作数字藏品,这些作品可以在GAS费(区块链的交易手续费)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Immutable X上售卖。

技术与平台价值结合,有望探索创作者价值变现的更多可能性。

四、暗潮汹涌:机遇与风险并存

我国数字藏品仍处于早期行业,行业的定价标准,定价方法以及价格发现机制不完善,大量“热钱”的涌入,各种商业模式井喷,难免会出现监管不利,质量良莠不齐的问题。

此前,唯一艺术也陷入风波:“无客服”“无联系方式”“钱充进去后不退款”,自3月初开始,用户的不满情绪不断发酵。在黑猫投诉平台,便有近700名用户反映遇到了这一情况,要求“唯一艺术”退款。

除此之外,我国区块链技术尚未完善,NFT资产在链上的储存成本会非常高,因此,大部分的NTI艺术品仍然以链下的方式进行储存,而这种储存模式最大的弊端在于,一旦中心化储存端的服务商倒闭或关停服务,那么NFT所有者拥有的仅仅只是一枚指向失效链接的代币而已。

在监管方面,目前中国的数字藏品创作者多为个人创作者,原生数字艺术品占到90%,目前国内对NFT数字藏品的相关确权尚未到位。NFT如若和传统艺术 收藏品行业相结合,艺术品等相关藏品实物的评估环节仍然缺乏三方中立机构的监管,确权和版权保护等问题仍尚未清晰。

赛博朋克之父威廉·吉布森说过:“未来已来,只是尚未流行。”最先嗅到机遇的玩家已经跑步进场,而作为网络原住民的”Z时代”消费群体,也会是将其推上更高维度的一股重要力量。

作者 NFT分析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