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智元导读】世界上有一个人口规模大概在数十万的特殊群体,他们有着令人费解的信仰(不亚于二次元群体),本来一直致力于建设加密货币,为了迎合世界范围的认可,后来演变为以「区块链」为主阵地,一种听起来更像是造福人类(而非对抗主义)的革命性技术。

当前的 Web3.0 更像是一个有限集合,可见的元素仅有去中心化金融(DeFi)、去中心化创作者经济(NFT&Gamefi&Metaverse)、去中心化账户与身份(Connect Wallet)。

区块链叙事

可谓稀少,甚至没有任何硬件科技的支撑,完全从虚拟出发,试图直接挑战监控资本主义下的「传统互联网」。

「区块链叙事」一直支撑着行业人度过了五六个年头,改变叙事的结果便是变得更加庞大,以区块链为基石的新一代网络已经形成,有着跟传统互联网完全不一样的底层架构和底层逻辑,并出现了几波规模不小的网络效应(尤其是 2020 年和 2021 年两年时间里)。

当「区块链叙事」不再足以支撑今天的行业扩张主义时,为了开启第二个十年的伟大征程,Web3.0(更确切的表述为「下一代互联网」)被正式推上时代舞台。

Web3.0 同主推它的行业一样,并不存在提出者或者权威中心,而是全球数十万人「莫名其妙」所共识出来的产物,它听起来要比「区块链」更像是造福人类的信息革命。

因此,在第二个十年的开端之际,技术的概念在淡化,虽然区块链技术已经风靡了全球,深入人心,但它已经很难再去代表这个特殊行业即将要做的「伟大事业」——它越来越相信自己能够孕育出互联网级别的新产物。

无限游戏账户

一时间,全行业似乎找到了一种渴望已久的真理或者主义,纷纷用 Web3.0 来「套」过去十年里实践出的一切落地场景。

被认可最广的当属「Connect Wallet」特征,顾名思义——任何应用服务都可以用「钱包」来登入,也是行业人自认为「吊打互联网」的革命性体验,因为它是如此的简单和「炫酷」。

诚然,「Connect Wallet」并非一种新事物,它作为一种操作很早便出现在加密世界,尤其出现在 2019 年那波链游潮中(MetaMask 之盛名由来已久,早已助力 2017 年那波加密人成功进入 Ethereum 网络)。

只不过在 2020 年「DeFi Summer」和 2021 年「NFT Year」连环推动下,去中心化钱包(尤其是浏览器插件钱包)越来越成为极其重要的网络协议层,因为它代表了人类个体对自身身份价值和资产所有权的最高掌控,完美嫁接了公私钥体系与资产经济活动。

将「朴素」区块链网络带入「智能化」时代,就像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打通了所有 App 间的智能化链接(诸如登入、分享、推荐、通讯录、导入图片等)。

这是一种数字资产进入极度活跃经济活动发展阶段所出现的必然性,感谢伟大的 2019~2021 创造出的无比丰富的数字经济活动。

当你在这个去中心化网络中生成了自己的钱包账户,它便会跟随你的一生,没有任何外力可以摧毁它,创造即永恒,一种「数字永恒」。

随着时间推移,参与的链上活动(行为)增多,你的账户也关联了更多事件和数据,就像你的人生简史或者档案一般。当你通过去中心化钱包将自己的账户一键接入某个链上应用时,应用层便会自动获取「人生档案」中有用的部分,为你提供服务或者奖励。

我们暂且称这样一种对最底层的区块链公私钥体系、交易记录与智能合约操作记录的更上层封装为「元账户层」(Meta-account Layer),它是进入「Web3 元宇宙」的「传送门」和「Avatar」。

一路走来的加密人会(正在)逐渐形成一种意识:越来越重视自己的 MetaMask 钱包,并逐渐将越来越多的资产配置活动转移过来,且越来越有激情参与新鲜事物的崛起和传播,与此同时更加格外注意自己所参与一切链上活动的信誉和「高端感」,仿佛感到全世界都在看着自己。

我们都在谈进入元宇宙需要一种 Avatar,但是否真正想过 Avatar 的构建路径是什么?在游戏世界中,我们先是被廉价赠予了一种数字躯体,然后通过不断地打怪、升级、通关、经营、社交等赋予其灵魂——一种从躯体到灵魂的构建模式;但如果躯体被回收了,你的灵魂是否可以迁移,在这种寄生关系中,躯体是宿主,灵魂太「卑微」。

这世界上是否存在一种范式可以扭转二者之间的角色,让灵魂拥有无限躯体,让游戏变为无限游戏。

转眼间我们又来到了一个新的游戏世界「荒野以太坊大镖客」,但这次不太一样了:你需要「Connect Wallet」,向游戏世界导入你的 MetaMask 钱包,也就是「元账户层」。

如果被读取到有 CryptoPunk NFT,你将被赋予一种「外星人」或者「僵尸」躯体,如果被读取到有 BAYC NFT,将会是一种喜欢重金属风的「猿猴」躯体,如果被读取到二者兼有,那就有意思了,新物种即将诞生——「外星僵尸猿」。

总之,「荒野以太坊大镖客」根据「人类共识层」(今天 NFT 的繁荣的确是一种人类文化共识层的建立)准备了无限性的「躯体」。

在游戏中,你会经历很多,完成很多有价值的事,收获很多「勋章」和「圣杯」,这些都将以数字资产的形式发生「跃迁」,被以 NFT 的形式永久记录于你的「元账户层」。

当你退出游戏后,这些便是你现实世界的「勋章」和「圣杯」,它们会因为「荒野以太坊大镖客」这部游戏的共识程度而被现实世界所认可其价值。

如果你向别人交易了你的「勋章」,再次回到游戏中,也便失去了该项经验(当然,「灵魂」是否应该「绑定」,也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参见 Vitalik 《灵魂绑定》)。

似乎这样都说得通了:

a) 为什么 NFT 会如此火热并迅速发展成为一个 400 亿美金的市场?

因为元宇宙解析器需要以 NFT 为「源代码」去解析还原立体可感的虚拟世界,没有比 NFT 更适合携带超文本的加密载体了。

NFT 的价值逻辑与经典 IP 类似,但彻底资产化了,今天的 NFT 市场仅仅是一个故事的开端,时间的价值将会与其进行叠加,让其日臻完善。

b) Web3 是否真的看得见?

区块链只是 Web3 的组成部分之一,同样 NFT 资产也是如此。纵使 NFT 资产市场无比繁荣,但如果只在原生加密网络上像同质化加密资产一样被玩转,比如通过中心化账户映射到 CEX 中的交易区,或者在更为小众的网络中以 DEX 为交易驱动,终究也只是代表了一种加密世界内游戏。

「元账户层」的出现,更确切地说,「元账户层」的正式确立,让区块链也好,公私钥身份或者形形色色的加密资产也罢,开始能够更便捷和自然地走入传统互联网,从 OpenSea 开始,想象日后会被越来越多的传统互联网产品和大型游戏所接纳,请多一个选项「Connect Wallet」,则是给用户多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只有靠自己的双手打开了这道门,Web3 才真的看得见了。

c) 元宇宙是否太过遥远?

目前两条线(指的是 Meta 的互联网元宇宙和加密世界的「资产元宇宙」)独立发展,短期确实难以看到质变的效果,也是目前大家虽然都熟知元宇宙的概念,但却打不起创业者斗志的主要原因。

我们想根据第一性原理大胆预测一种可能性,这种格局将在 2022 年和 2023 年开始出现微妙的「坍塌」,「元账户层」会像病毒一样蔓延开来,当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开始将目标转移到「元账户层」上,真正的元宇宙面貌会阔然开朗(它就像伴随你的「哆啦A梦的口袋」或者百宝箱,藏着你所有的大秘宝),「涌现是生命的必然」,所以请期待这样一个特殊事件或者里程碑!

人们等待的遥远并非来自实现的不切实际,而是不敢于面对与过程一起往复的一次次摧毁与重建。

引用华大基因 CEO 尹烨的一句话,「未来是现在的积分」。

关于涌现,作者在《元宇宙:物理学、终极媒介与无限游戏》中有一段很好的解释:「涌现根据强度分为几种不同类型,依次为:简单涌现、若涌现、多重涌现和强涌现。最后的强涌现是一种最高级别的涌现,它产生了一个全新世界,是原有系统打破自身边界和屏障的跃迁和进化,在其中产生了新的主体类型和和角色、其中各个层次和要素之间具有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多重因果反馈关系——可以看到,元宇宙就是这样一种强涌现,它从物理宇宙涌现而来,但最后又统摄、融合物理宇宙成为具有更大真实连续谱的宇宙」。

创世主义与「圣杯」

顶层设计在复杂系统中是无效的。生命科学第一性原理是什么?

——演化(Evolution)

元宇宙系统亦是如此!

所谓 Web3,创世主义(原教旨主义)是颠覆传统互联网所有权,直接展示层是一个关乎账户和资产的超级账户层,最终目的是创造一个「能与物理宇宙进行互操作的巨大元素型终极媒介」——元宇宙。

而游戏是目前元宇宙给世人最直观的想象空间和大型竞技场,它或许会成为一种新时代开启的「跳板」!

「荒野以太坊大镖客」本身与传统顶级 3A 大作并无区别,只是在对待游戏玩家的「躯体」和「灵魂」上作出了与传统游戏的革命性变化。

它剑走偏锋,借助一种通向 Web3 的「神秘青铜门」——元账户层,率先打破了传统游戏封闭账户的边界和桎梏,并趁机对外开放和延展了游戏的「经验线」。

虽然看似失去了游戏最宝贵的「账户权」,玩家不再受控于自己所创造的虚拟世界,但通过嫁接公私钥账户体系和(加密)数字资产的形式向 Web3 网络输送「世界观」和「数值目标」,它已经变得「无处不在」!

Web3 网络,究其本质,并不能原生替代互联网的价值,而是成为一种互联网价值中继网络——世界上任何可以抽象为数字化形态的有价值事物都将在 Web3 网络中拥有「Avatar」,并被无限场景所捕获;所谓价值,来源于创造,无限创造,则无限价值。

另外一部游戏「以太坊头号玩家」认可其「世界观」,玩家在「大镖客」中的资产化「经验」可以直接赋予到「头号玩家」中的「躯体」,生来即「勇猛」,或者实现电影《头号玩家》中的经典 IP 互通。

而在「头号玩家」中积累的「经验」也会被「大镖客」认可,如此往复,「经验」传递,一个「人物」,不同世界穿梭,「灵魂」在迅猛成长。

玩家既在游戏中,更凌驾于游戏上,不再是玩家随封闭游戏世界设定而动,而是各个游戏世界设定随玩家和资产而不断创造无限剧情,比如每多一样 Web3 共识的「经验」资产,游戏升级都会与之匹配。

随着越来越多的游戏世界加入元账户层的共识,一种全新的游戏变革将会到来——无限游戏!

(以下关于如何缔造「无限游戏」的一丝遐想,摘录自中信出版社《元宇宙:通往无限游戏之路》)

1. 元宇宙中(链上)并没有什么加密猫、加密狗,而只有基因组。

基因组以分片形式存储于区块链分布式网络。而且一开始只有垃圾基因组,它是所有基因诞生的摇篮,是编程的语言。

语言先于编译器,在元宇宙中,第一个编译器是生殖协议G0。在自然界,第一个编译器是RNA,它将DNA编译为蛋白质。

2. 与目前确定性的区块链不同,我们需要为区块链引入随机性。

可参考的方案包括可验证随机数、外部预言机等。随机性是基因突变的根基,没有人能够在链上修改基因,除非基因组自发的产生随机突变。

3. 新基因由垃圾基因随机突变而产生。

刚开始产生的基因很短,只有几个字符。后面产生的基因更长,因为它不能以旧基因作为前缀。

在生物中广泛出现的基因(一般是古老基因)较短,出现概率较少的基因(一般是新基因)较长。它们是一种霍夫曼编码,对于变长信源,霍夫曼编码的信息密度最高。

4. 在生殖协议中,基因本身不编码任何蛋白质和功能。

它们在元宇宙中表现出的属性(生物外观、体力、智力等属性)由其它编译器编译。

比如,细菌编译器G2将基因A编译为固氮基因,一种能通过光合作从空气中吸收氮的能力,另一种细菌编译器G3将基因A编译为噬菌基因,一种吞噬其它细菌的能力。按照生物学的观点,在G2、G3中,基因A为同源异型基因。

但是,同一款元宇宙游戏只能支持一种编译器,即在它的游戏中,基因A只能编译为其中一种类型的基因。

5. 一开始元宇宙中没有任何物种,而只有基因组(包括外显子和内含子),直到染色体发生融合。

发生罗伯特易位后的子代与亲代的染色体数目不相等,因而不能配对,子代与亲代所属种族产生了生殖隔离。

如果子代找到一个与他一样发生相同罗伯特易位的异性同类,那么他们可以结合繁衍后代,这样,我们会见证元宇宙中一个奇迹:新物种的诞生。第一位完成此过程的玩家有权对新物种进行命名。

由于只是染色体数目不一致,基因组成与亲代是完全一致的,所以,此时新物种在所有编译器的表观与功能其实与亲代是相似的。

但之后,他们的基因发生突变后,将不再与亲代种族共享突变,他们与亲代物种的差异性将越来越大。

6. 基因并不稳定,在元宇宙进程中会发生突变。

但相对来说,环境更不稳定,因为编译器是后天的,可以随时修改。

比如,突然冒出一款非常火的新游戏,它支持的编译器将之前某个不利基因dd(通常是隐性基因)编译为一种很牛的属性,那么,物竞天择,那些携带了dd的生物将涌进这块大陆,取得生存与竞技优势。

但这种优势也并不恒定,红极一时的游戏有一天也会曲尽人散,当这块大陆凋蔽之时,该基因的纯合体也会随之衰落,而以杂合体隐性基因的形式存续。

7. 元宇宙中也会存在基因武器和病毒。

但与现实中的情形相似,成功的基因武器和病毒不是以杀死对方为目的,而是以与对方共存甚至寄生为目的。因为过早的杀死对方(寄主),自身也因为失去寄主而灭亡。

病毒也是一种无限游戏,它们生存的目的和人类一样,就是延续。所以,从基因的角度,其实无所谓的生物与病毒,更无所谓灵长与野兽,高级与低级生物,它们都是基因的组合,副本的保管者而已。

8. 基因会竞争,编译器也会竞争。

基因竞争是为了延续自己,编译器竞争也是为了延续自己。

编译器就是元宇宙的游戏环境,他们竞争以吸引更多的物种(NFT)涌入内部,随着它吸引的物种越多,该游戏承载的资产价值也越大,用户、社交联系、品牌与影响力都随之扩大,最成功的编译器可能构成一种文化,一种现象,一种超主权联合体,像Facebook之于互联网。

随着该编译器的流行,会有越来越多的游戏支持该编译器,正如编程语言的网络效应一样,使用它的人越多,它就越有市场。

9. 编译器是有寿命的,但基因几乎是无限寿命的。

正如恐龙已经灭绝了,但恐龙的编码前肢的基因仍以HOX的形式在鸟类中存在,虽然在后者的编译器中,它表现为翅膀。

所以,编译器的有限性并不损害元宇宙的无限性。编译器是生生不息的,它们都只不过是基因的「煊染」罢了。

10. 元宇宙的游戏视角应该是一种基因视角,而不是物种视角。

由于区块链的无限性,NFT可以被认为是永生的。这样一来,我们以NFT形式定义游戏角色就显得滑稽了,难道链上的英雄、狼人、野兽或外星生物的寿命是无限的?这似乎与我们的文化相冲突。

但其实这并不矛盾,因为游戏角色的有限性其实是体现在编译器(游戏环境)的有限性。当编译器没有市场了,或者支持该编译器的游戏平台都倒闭了,那么你的英雄、狼人等游戏角色就死亡了。

正因为只有第一性原理在链上,比如生殖协议,NFT(基因库)等,其它游戏逻辑是运行在链下,所以,游戏的无限性、有限性就不言而喻了。

游戏角色(物种)的生命都是有限的,但链上的数据(基因)是无限的。

如果此逻辑成立并推广的话,这不由得让我们倒吸一口凉气,如果人类生存的现实世界也是一个元宇宙的话,作为「游戏编译器」的宇宙反而是有限的,人类的基因与意识反而是无限的。

如果我们身处的宇宙走向热寂的话,我们的基因和意识还能选择另一个编译的宇宙而生存吗?

元宇宙需要确立出一种可以实现快速迭代的系统,「不断迭代,以致涌现」!

作者 NFT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