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晓艳 来源:雷报

2021年11月24日,《柯林斯词典》公布了2021年度词汇,当选的是——NFT,作为在去年成功席卷全球的“非同质化代币”,NFT在2021年的使用率增长了110000%。《柯林斯词典》将其定义为“一种在区块链中注册的独特数字证书,用于记录艺术品或收藏品等资产的所有权。”

中国这边,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NFT频繁出现在文娱、艺术、科技、财经等各类新闻中,不断挑动着大家对于虚拟世界认知的神经,作为能够广泛地与各种形式作品进行结合,且上链后便具有唯一性、不可篡改特征的数字化产物,NFT惹明星追捧、令资本“疯狂”、平台方也按耐不住,竞相踏上这条充满艺术和经济想象力的道路。

无论是视频、网文等平台的入局,还是NFT与IP的天然结合,本文主要从NFT这种被视为元宇宙最核心底层支持之一的“新新事物”出发,在进行作品盘点的同时,也希望能够窥见一些关于未来经济市场或世界形态的趋势或未来。

互联网巨头“各显神通”

B站:首发NFT交与核心用户,构建元宇宙具备内容优势

1月5日,B 站官方认证号“哔哩哔哩数字藏品”发布动态,宣布旗下首款数字艺术头像——鸽德,正式开放报名,全网限量 2333 个,

本次发售的鸽德系列头像由2233个在高能链上建立的数字艺术头像构成,其中2000个面向用户发行,233个哔哩哔哩预留(含UP主定制款),每个头像都有独特的编号及样式,并且含有稀有款。

头像并不稀奇,有趣的是参与条件:截至2022年1月4日24点前等级为LV6且在2021年全年每日使用哔哩哔哩的年满14周岁且已完成实名认证的用户,才具备获得其首发数字藏品的资格,更为特殊的是,除了欣赏,这批数字藏品的持有者还有权在持有期间对其进行衍生品制作和线上二次创作,也就是说具有一定的商业开发权,而至于是否可以交易,B 站表示转赠功能将于近期公布,不鼓励任何形式的数字艺术头像炒作行为。

即使是这样苛刻的要求,满足条件且有兴趣参加的用户也大有人在,1月7日晚的开售状况是,系统拥挤、需要长时间的等待重试、许多用户没抢到。面对部分用户的不满情绪,B站的解决方法是给所有报名成功并参与抢购的用户补偿一个数字藏品头像。

虽然对于B站的数字藏品首秀,部分用户直呼体验不佳,但另一方面,这也体现了B站的高粘性用户对于独一无二且能彰显为平台“忠实用户”身份的数字藏品的强烈兴趣,相比于其他通常未对消费者的领取或购买资格作出过多限制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来说,擅长与平台用户进行联系的B站也通过数字藏品这一新的方式来增进了与核心用户之间的联系互动。

往更大的层面说,B站又迈出了在元宇宙方面的一步尝试,去年12月初,Tech星球就获悉,B站正在内测元宇宙相关业务“高能链”,高能链是为新应用、文化、游戏以及数字资产构建的数字原生社区,未来还会支持社区治理。而从测试截图来看,在这个“社区”内,用户能享受到原创作品出生证明、数字藏品展厅、虚拟宠物、偶像互动、数字身份、以及身份展示(如低调地向他人展示自己是百万粉丝博主)等6大项的服务。某种程度上,这似乎有点接近扎克伯格对于元宇宙的畅想,“在元宇宙中,你可以做你能想到的任何事。与朋友和家人聚在一起,工作、学习、玩耍、购物,以超脱大众想象的方式去体验不一样的生活。”

B站在元宇宙中打造内容生态。去年11月,三季报后的电话会议中,陈睿就强调,自循环的内容生态是元宇宙概念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元宇宙不是一家公司就能做完的,在这个产品体系里,必须得有一大群人深入创造内容,并且自身能够通过他在这个体系里创造的内容获利。同时,其对元宇宙的实现也较为冷静,认为元宇宙目前还是一个远期目标,需要产品和技术有突破才能实现,不是最近两三年就能够完成的。

从三季报和电话会内容来看,B站目前拥有2.67亿月活,7200万日活、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88分钟,月均互动数突破百亿、且用户平均年龄在21岁左右,新增用户的平均年龄在20岁左右,这些大规模、高粘度的Z世代用户意味着B站在获取“元宇宙目标用户”上似乎具备显著优势。

除此之外,270万的月均活跃UP主,同月均视频投稿量突破1000万的内容体量、逐渐形成的众多文化标签和核心圈层、以及快速发展的虚拟偶像等业务也使其更符合陈睿所说的自循坏内容生态。对此,李旎也曾表示,“基于元宇宙探索商业化路线是一个不错的尝试,比如可以应用于B站的个性化装扮,将个性化装扮当成NFT售卖给用户。”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也有媒体认为B站目前包含硬币和B币在内的虚拟货币体系将有利于其在元宇宙中构建经济体系。如此看来,陈睿说“B站确实是在中国比较适合做元宇宙的公司之一。”这句话并非空穴来风。

阿里巴巴:NFT可以像“拍卖行”一样拍卖

支付宝在去年6月就推出与敦煌美术研究所及国产动画《刺客伍六七》联名的4款NFT版付款码皮肤,在支付宝小程序“蚂蚁链粉丝粒”(现更名为鲸探,且已上线APP)上进行发布,售价10个支付宝积分+9.9元,随后,该小程序上还陆续推出《白蛇2:青蛇劫起》(限量8万份,售价9.9元)、《吾皇猫》(限量9.6万份,售价9.9元)、以及《镇魂街》(限量近15万份,售价25.9元)等多款涉及付款码皮肤、图片、手办、音频等众多类型的数字藏品,作品创作者及发行方有品牌、个人、单位等,售价基本在几十元左右。

除了明码标价和限量发行,该小程序上还有价格空间更大的数字拍卖玩法,标的仅为一件,截至期限内,出价高者得,淘宝的“阿里拍卖”上也有数字藏品,大量的数字藏品库意味着阿里需要吸纳更多的创作者,不像B站天然拥有众多博主,阿里的创作者需要向外进行寻找,据虎嗅不久前报道,蚂蚁集团和阿里巴巴在外界签约了很多艺术创作者,并放进自己的IP作者库里。

元宇宙方面,去年10月20日的2021云栖大会上,阿里宣布成立XR实验室,主要进行AR、VR相关的技术研究,表明未来将进一步探索元宇宙领域,在这次会议上,XR实验室负责人谭平还做了标题为《元宇宙:下一代互联网》的压轴演讲,谈论了元宇宙的概念和构成,并展示了天猫全息店铺、虚拟家装等实例;接下来的双十一购物节,阿里巴巴旗下天猫品牌上线了元宇宙艺术展,由入职不久的虚拟员工AYAYI担任数字主理人;12月,阿里回应关于1000万成立的“元境生生”子公司,正式表明其未来业务与元宇宙有关。

网易:NFT丰富文创产品形式,元宇宙方面已有活动平台落地

NFT方面,网易动作也算快的,去年6月26日,网易文创旗下的“三三工作室”在淘宝发行了网易首个NFT作品——小羊驼三三纪念金币,限量333枚,售价133元,7月12日,其旗下游戏《永劫无间》IP授权发行的《NARAKAHERO》系列NFT盲盒在币安NFT市场上线。

去年12月2日,网易云音乐在其沉浸式活动平台“瑶台”举办了有史以来首次“元宇宙”形式的挂牌上市仪式,现实中的丁磊与元宇宙中二十年前和二十年后的两个“丁磊”相会在同一盏锣前,同时敲响了锣声,而11月的财报会议上,面对分析师“面对元宇宙网易准备了什么?”的提问,丁磊的回答是“我们也不知道未来元宇宙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但是我们为此做好了充分的技术储备和人才储备。一旦元宇宙的枪声响起,网易跑得比谁都快。”

12月18日,在2021网易未来大会上,网易副总裁、网易雷火游戏事业部总裁胡志鹏表示,网易对于元宇宙的储备首先在于AI实验室“网易伏羲”从游戏AI出发积累了大量相关技术,其次网易星球是一个区块链实验室,会为未来的元宇宙打造身份认证的底层体系和价值保障体系,比如元宇宙中所有艺术品的价值认证体系,最后是在胡志鹏看来网易目前最接近元宇宙的产品——瑶台,其表示在瑶台中可以举办活动、参观展览、进行会议等,除了实现很多现实生活中的功能,也能做到现实中做不到的宏大的、虚实结合的空间场景。

元宇宙细分领域之一的虚拟人方面,网易动作更为频繁,除了依托自身IP资源和技术能力推出虚拟偶像,投资方面也是频频出手,去年12月中旬,其投资虚拟数字研发商“世悦星承”,该公司定位于专注元宇宙时尚潮流细分赛道的数字内容研发及运营,业务有面向B端的虚拟数字人和面向C端的虚拟服饰,旗下有Reddi、Vince、Vila等虚拟偶像;除此之外,网易还两次投资虚拟人“小冰”公司,更在去年10月投资虚拟人头部生态公司次世文化,该公司曾打造推出国潮超写实虚拟KOL翎,以及迪丽热巴和黄子韬的虚拟形象。

腾讯:NFT“新潮”企业文化,带动旗下其他品牌

NFT方面,腾讯入局时间稍晚,打法上更为低调,去年8月2日,其旗下号称国内首家 NFT交易平台的“幻核”上线,首批《十三邀》的300枚数字音频NFT被瞬间抢空,售价为18元。18天后,该平台开售第二期数字藏品“典藏 「万华镜」 数字民族图鉴”,售价118元,限量3136件。

目前,除了“敦煌”“中国航天”“上汽奥迪”等品牌或单位产品,腾讯旗下“腾讯新闻”“腾讯课堂”“小鹅拼拼”等品牌也直接或间接参与数字藏品的发布,部分藏品与平台活动进行绑定。

IP方面,在腾讯已播出4季,总播放量达近40亿次的人气国漫《一人之下》也在幻核发布了数字藏品,总发行6000枚,单价98元。由“幻核”设计和开发的还有去年11月轰动一时的,腾讯在公司成立23周年庆之际向员工发放的7.2万枚企鹅NFT头像。

相比于阿里,腾讯的数字藏品数量更少,发布频次也更低,除了品牌合作或扩散旗下IP影响力,其对于企业文化的充实或对公司其他项目带动的意义似乎显得更为重大。

元宇宙方面,腾讯在知名元宇宙概念游戏公司Epic Games和Roblox均持有股份,还投资了VR游戏研发商威魔纪元、云南盒子怪,注册了“王者元宇宙”“QQ元宇宙”“精英元宇宙”等二十余个元宇宙相关商标,硬件方面,其公开了VR设备专利,近日更有消息或将收购游戏厂商黑鲨,探索硬件入口。值得一提的是,去年9月,腾讯天美新项目“ZPLAN”对外招聘多个岗位,有媒体报道称该项目主打社交+游戏,团队规模已逾千人,这也被不少媒体认为是腾讯的元宇宙项目。

字节跳动:NFT为内容创作赋能,元宇宙豪掷90亿

相比于互联网大厂在国内积极布局NFT,字节跳动却将首个NFT项目的活动地放在了“海外版抖音“TikTok”上,去年10月1日,TikTok 宣布推出“TikTok Top Moments”系列NFT,随后在《纽约时报》买下整版广告宣传介绍将引入NFT以奖励内容创作,值得一提的是,NFT的内容也来自TikTok 的创作者,其中甚至包括虚拟人。

虽然在NFT领域,字节并无太多作品面世,但作为当之无愧的“互联网大佬”,去年其被认为是在元宇宙方面进行布局的一笔投资却颇为豪横,去年8月底,字节花费90亿元收购了VR硬件公司Pico,这成为VR赛道国内近年最大的一笔收购案。类似Facebook收购Oculus,VR被认为是进入元宇宙的重要载体,这对于字节的元宇宙业务来说,有利于补足其在硬件上的不足。

小红书:虚实结合,NFT可“使用”

具备时尚潮流基因的小红书也不甘落后,11月,小红书也发布了自己的首批NFT,玩法上和“鲸探”“幻核”等平台仅发布虚拟物品有所不同,首批数字藏品随潮玩、版画等实体物品一起送出,售价在百元左右,虚拟时装、虚拟戒指等数字藏品也是支付宝、腾讯旗下数字藏品交易平台未涉足的领域,在小红书,这类数字藏品的售价最高可以达到上千元,其中一款名为“虚空之裙”的产品,售价5000元,限量3份,显示已售罄。

值得一提的是,在购买后,消费者还可以获得虚拟穿戴或佩戴的图片,虽然这样的方式和最终效果为部分用户所不解,甚至被吐槽,但相比于鲸探和幻核等平台在分享上的不便,除了“可使用”,小红书上购买的数字藏品还可以在个人主页的R-SPACE进行全方位展示,平台用户可见,也可以分享或点赞。

无论是数字藏品内容、价格、还是分享展现形式,小红书的NFT都更贴合其平台特色,除了本身就聚集着一批潮流设计师、艺术家等群体用户,可将其直接转化为数字藏品设计师,其也较大程度地发挥了其种草和社交的优势。

网文平台:网文IP或大有可为

不止视频平台“凑热闹”,1月5日,阅文也宣布推出数字藏品,在“起点读书APP”基于腾讯“至信链”发布国内首个可阅读网文IP数字藏品——《大奉打更人之诸天万界》,同时开启抽签,该款数字藏品的定价为158元,限量发行2000份。官方介绍,《大奉打更人》是一部拥有900万粉丝的霸榜作品,还曾获得阅文多项奖项,打破起点中文网多项订阅纪录,属于现象级网文IP。

网文平台中文在线虽未发布NFT作品,但去年11月9日,公司在回答投资者关于“是否布局元宇宙及NFT”等问题时提到,公司在NFT方向已经有所布局,其多元应用场景为解决版权问题提供了新思路,公司的海量IP及虚拟形象皆可NFT,紧接着,11月10日、11日,中文在线股价大幅上涨,收到深交所相关部门下发的关注函后其表示,公司已经组建了元宇宙相关团队约65人,且具备与NFT技术耦合的庞大内容基础,在虚拟数字人方面和两点十分已达成合作。

网文领域也是IP的沃土,随着阅文推出数字藏品,中文在线表达对NFT的布局,未来,市场上应该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网文类NFT,网文平台也有机会通过这一新型变现形式为IP开拓更多收益。

品牌:NFT已成为营销宣传和赚钱的新通道

除了汽车品牌(奥迪、劳斯莱斯、法拉利等)、奢侈品牌(路易.威登、Burberry等)、文娱品牌(迪士尼旗下漫威等)、服装品牌(Nike、阿迪达斯等)、食品品牌(百事可乐、可口可乐、麦当劳等)等遍布众多行业的外国品牌推出NFT作品,国内一些品牌也在热潮之下开启了NFT之旅。

去年12月3日,国内茶饮品牌“奈雪的茶”在品牌6周年之际推出奈雪品牌大使——NAYUKI,官方介绍显示,其来自美好多元宇宙。12月7日,该形象的首发NFT盲盒发布,售价59元,限量发行300份,还有售价699元,首发限量1000套的“NAYUKI潮玩”。据了解,NFT数字艺术品和其他“生日季”相关活动,使奈雪在72小时的时间内斩获了高达1.9亿的GMV,相当于全国门店近一周的销售成绩。

艺人明星:无论兴趣、标榜、还是割韭菜,NFT正在被更广泛地“普及”

在今年的开头,周杰伦旗下服饰品牌PHANTACi联合Ezek推出其首个NFT项目,“Phanta Bear ”,限量10000套,单价约6200元。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21年12月18日,Ezek就透露,将联合PHANTACi发布首个NFT项目Phanta Bear,同时,其官网介绍,Phanta Bear NFT也可兼作 Ezek Club的会员卡,未来可能应用在优先、优惠购买明星周边,获得潮品的折扣权益,以及作为参与明星VR/XR虚拟演唱会的门票等。

因此,不排除部分消费者为周杰伦下单,即使价格高昂,这批NFT也在上线后约40分钟全部售出,但紧接着,周杰伦官方音乐工作室发布微博,声明此商业行为并不是周杰伦推出NFT,虽然周杰伦有收到来自PHANTACi送来的“Phanta Bear”NFT礼物,也为该产品的销售成功感到开心,但周杰伦并未参与此商业行为的任何策划经营,也未取得任何收益。

除了周杰伦,入局的明星还有余文乐、徐静蕾、林俊杰等,去年9月中,余文乐在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卖了自己的NFT藏品,据贝壳财经报道,截至目前,余文乐购买加密朋克总共花费了123万美元,销售加密朋克则入账了158万美元;徐静蕾曾在社交媒体更换过NFT头像,据奇偶派9月报道,徐静蕾拥有795个NFT作品,购买了与Instagram相同的小熊头像,属于NFT中的高端玩家,而除了小熊NFT头像,徐静蕾还用23以太坊的价格买入了库里的猿猴NFT,现在猿猴NFT价值41以太坊,折合人民币100万元;2021年11月底,林俊杰在推特上展示了其位于虚拟平台Decentraland购买的三个虚拟地块,共花费约12.3万美元(约78万元人民币)。

NFT的价格空间不止于此,与巴菲特共进晚餐的孙宇晨,其曾购入一个NFT头像,花费1050万美元,更换头像后,其发布朋友圈称“当所有人都不太理解一个图片凭什么这么贵的时候,更应该被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一个图片能被拍到这么贵?”

和孙宇晨一样,无论是NFT,还是元宇宙,对于国内,乃至全球市场来说,其实都还存在着众多的问号和待解的难题,但也可以看到,品牌、平台、抑或公众人物投身NFT使这类事物变得更容易被市场所接受,其似乎也真的具备为某些产业赋能的作用,而除了经济利益,对于企业、乃至国家、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扬,以及作品留存和版权保护来说,其也能发挥一定的积极意义。

作者 NFT分析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