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自媒体发布消息称厦门将研究制定NFT交易办法,并在标题、导语等显著位置使用“将落地NFT平台”、“二级市场将突破”等类似描述,不少区块链自媒体纷纷跟进转载,许多投资新型数字资产的人士开始奔走相告、四处打听,引发业界一轮热闹的围观和一轮。

不过,这些自媒体文章在不到半天时间里就被删除了。与此同时,微信正在大规模封禁数字藏品平台的微信公众号。另有报道称,3月29日微信客户端中多家与数字藏品相关的公众号突然被封禁,涉及的平台超十个,均为中小型数字藏品平台。

而更多普通人看到的另一番景象是,阿里、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大厂”早在去年就陆续上线了自己的NFT数字藏品发售平台,在NFT市场上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格局,而且这些平台发售的NFT藏品还经常是上线即“秒空”的状态。

此外去年12 月 24 日,新华社宣布,通过区块链NFT技术发行限量数字藏品。据当时的页面介绍,该系列收藏品将精选2021年新闻摄影报道并进行铸造,是中国首套“新闻数字藏品”,首批预发行11张,每张限量10000份。

一边是突如其来的“封禁”,一边是“大厂”、“国家队”纷纷进场,原本只有小众市场的NFT迅速破圈,成为持续升温的热点。

厦门最新发布的文件确有其事吗?真的要放开NFT交易吗?国内NFT相关的政策方向是什么?NFT未来会如何发展?真的有投资价值吗……

针对这一系列大家关注的问题,数字界独家专访了资深产业政策专家胡超。

胡超多年在产业一线工作,曾先后在知名国际咨询集团、领军区块链产业集团等企业担任高级管理职务,目前是ADG(亚洲数字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兼总裁。同时他还担任法定数字货币国际协作网络(CBDC-ICN)秘书长、浙江大学金融科技安全国际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青年互联网协会区块链工作委员会秘书长、海南省区块链协会常务副会长等10余个专业职务,在数字经济产业政策研究、标准制定、产业实践等方面有丰富成果,是多地政府的特聘专家、产业顾问。近年来,他应邀为各级政府部门的培训班授课60余场次,培训的各级公务人员累计达1000余人次;此外他还长期给行业监管部门、产业主管部门提供监管支持和专业咨询,对产业政策、监管政策等有深刻理解。

以下是访谈实录(摘编):

数字界:网传厦门发布的政策文件具体是什么?是真的吗?

胡超:网上说的这个文件的确是真的,我还专门到厦门市工信局的政府官网上查询了。这份文件全名叫《关于印发厦门市元宇宙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2-2024年)的通知》,发文单位是两家,厦门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和大数据管理局。

数字界:也就是说确有其事?

胡超:没错,政府官网的文件当然假不了,有正式文号的,“厦工信软件〔2022〕56号”。但大家看到文件全名就可以很清楚一点,这份文件的主题是“元宇宙”,而且是“X年行动计划”这种产业政策类型的文件,并不是网上有人炒作的说是厦门专门为NFT发了个文。

数字界:网上热炒的说厦门要建“NFT平台是怎么回事?

胡超:这份文件的第二部分叫“重点任务”,里面又分了五个方面总共12条,也就是说未来三年厦门要落地12项具体的任务。“NFT平台”相关的表述出现在第12条,原文是:落地“数字拍卖”NFT运营平台,筹建“NFT数字藏品产业基地”,布局一批特色行业应用。

数字界:这意味着什么?

胡超:看政府的公文要看上下文,不能断章取义。我们看到,确实提到了“NFT运营平台”,但这句话所在段落的三级小标题叫“提升元宇宙数据治理能力”,往上的二级标题叫“监管治理提升行动”。这意味着两点:首先,人家说的是“运营平台”,在政府的话语体系里更多指的是管理类的平台,肯定不是指网上炒作说的交易平台;第二,这个段落实际上更多是在讲监管,落地这个“平台”,包括后面一句讲到的还要建“产业基地”,人家是要通过平台+基地的模式提升监管水平和治理能力。

数字界:还有一点大家议论很热闹,研究制定NFT交易办法,很多人就是根据这一条说是马上要放开NFT交易了。

胡超:我们还得去文件原文里找。相关表述的原文是:着眼NFT规范管理,研究制定NFT交易管理办法。这句话所在段落的小标题是“加大政策支持”,再往上一级的标题是“保障措施”。

数字界:这又说明什么?

胡超:政府这种产业政策类的文件,按行文排布的惯例看,通常最后一个部分都会讲“如何保障政策落地”,在这个文件里叫“保障措施”。这里面写了4条,除了刚才提到的“加大政策支持”,还有“加强组织保障”、“强化宣传推广”、“健全治理体系”。这些可以说都是政府话语体系中比较标准的惯用表述,是一份政策性文件的必要组成部分。

数字界:研究制定NFT交易管理办法,那都说了要“研究制定”了,是不是表示政府对“NFT交易”这件事就是认可的呢?

胡超:这个问题问得好。大家知道我们汉语博大精深,需要拆解开并多方面去理解这句话。第一,“研究制定”准确讲是两个动作,得先研究啊,然后才会考虑如何制定;第二,“NFT交易”到底指什么,文件没有专门界定,从前后文语境以及结合国内已有的公开“交易”来看,这个交易更多指的是“发售”,比如“售卖”、“拍卖”、“盲盒”等具体的形态,也就是大家常讲的一级市场;第三,“管理办法”,强调的还是管理、监管,因为前一句话就是“着眼NFT规范管理”,这个很明确。

数字界:所以对“NFT交易”这件事还是认可的?

胡超:国内从来也没有哪个地方讲过对NFT交易本身不认可啊,人民银行等部门发布的相关政策里,明确禁止的是虚拟货币二级市场交易。

数字界:那说明什么呢?认可,还是不认可?

胡超:首先,NFT是虚拟货币吗?你如果把NFT翻译成“非同质化代币”,那你自己就是说了它是虚拟货币,当然不认可。你要说这是“基于NFT技术发行的数字藏品”,这有什么不认可的呢?数字藏品不是很多吗,都在卖呀。第二,业内大家最关注的可能还是二级市场交易,这是明确的,无论你叫什么,都不能有二级交易,因为按照国内政策,所有具有金融属性的标的要进行二级市场交易,是需要持牌的,需要金融主管部门发的牌照,目前看国内还没有发NFT这类的牌照。

数字界:您预测一下,NFT二级市场交易将来会放开吗?

胡超:坦率地讲,比较难。至少地方政府是不可能自己发个政策,然后就说放开了,这不是和人民银行等国家部委的政策对着干吗,不是和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定的调子对着干吗?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数字界:有人说海南自贸港可能会有所突破?

胡超:前段时间也有人炒作说“海南文交所”要做NFT二级市场交易了,后来人家不也出来辟谣了吗。海南自贸港方方面面的建设,包括法律、制度层面的建设,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以前我也受邀参与过海南省人大常委会的相关立法调研,能感受到有关决策层有在新兴领域探索的意愿,但涉及到法律和制度层面,这的确是个很复杂的事情。

数字界:厦门有机会吗?

胡超:厦门作为经济特区,又是副省级城市,福建地区还有非常多的区块链领域的探索经验,因此这次出台这个产业政策,我认为是很好的,从文件本身看,还是比较实的,要为厦门点个赞。大家可以积极关注后续的政策落地。

数字界:您认为NFT的未来在哪里?

胡超:首先我必须要讲,NFT的确是一个创新,是区块链技术发展了这么多年,非常重要的一个创新,它的应用领域是方方面面的,尤其是现在都数字经济时代了,数字化的趋势将会是全方位的。我甚至都讲过,区块链及NFT是支撑数字经济时代价值流动的革命性技术。

数字界:未来哪些方面应用会比较快?

胡超:不讲海外,单看国内的话,我认为“数字商品”和“数字藏品”这两个方向肯定是相对明朗的。“数字商品”主要是各种元宇宙里面数字化的商品,这在区块链游戏里已经有很多的应用了。“数字藏品”就不用多说了,成功案例太多了。

数字界:还有哪些值得探索的方向吗?

胡超:有一个方向我认为值得探索,就是权益型的NFT。大家刚开始讲各种“区块链+”的时候,其中有一个方向叫“区块链+会员管理”,那时候我觉得那更像是个故事。我认为NFT的出现,大家原来讲的那个故事就有可能变成现实了。

数字界:具体怎么理解呢?

胡超:通俗地讲,NFT总要锚定一定的价值吧,不管虚的还是实的,大家有共识就算有价值。权益型NFT是锚定一定的权益,这非常适合品牌方会员权益这个场景。但是这个权益应该是“实质性的”,不能全是虚的,比如你可以锚定品牌方某项业务的收益分红权,你还可以锚定品牌方某个限量产品的优先购买权,等等。这套“玩法”实际上在业界是很成熟的,关键是你要符合国内的政策。国内的大的政策方向是什么,金融要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啊,那你的NFT权益卡是不是可以锚定实体经济里的一些东西呢?我大胆预测,谁在这个方向上跑通了,国家会鼓励的,这个市场规模大家可以想象。

数字界:谢谢您今天的分享,帮助我们更清晰地理解了国内政策,还有关于NFT未来发展的一些趋势。谢谢。

胡超:谢谢。祝愿勇于探索的人,都能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回报。

作者 NFT分析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