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在区块链中注册唯一数字证书的电子图片,能卖多少钱?

答案是,国画大师齐白石的原作《群虾图》首个社交化数字藏品竞拍活动,最终以30万元落槌价成交;影视明星余文乐将NFT(即“非同质化代币”)头像藏品总计卖出2800余万元;导演王家卫将1999年电影《花样年华》拍摄后未发行的片段制成NFT,卖出428万港币……

刹那间,一众明星与机构的NFT在“不可替代、独一无二”的概念下获得价值,这种摸不着的NFT一时间出尽风头,BAT代表的“大厂”们也纷纷布局这一新兴事物。

在国内,NFT也被称之为“数字藏品”,即在区块链中注册唯一数字证书,记录NFT的资产所有权,可以在交易平台买卖,但目前为止,NFT交易平台均不能对数字藏品进行二次转卖。

“万物皆可NFT”。狂欢之下,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这些属于网络虚拟资产的NFT,究竟有何魔力价格炒到如此之高,它们背后的商业模式又是什么?NFT投资的法律边界又在哪里?

1、12家“大厂”布局数字藏品

近日,在淘宝APP首屏位置,增加了阿里数字拍卖栏目,点击进入后是一些数字藏品供用户进行拍卖交易。

截图来源:淘宝APP

阿里数字藏品类型多为国画映射、插画映射、数字头像以及数字绘画等产品。

据淘宝APP介绍,阿里数字藏品平台,是由Conflux树图提供区块链技术支持,并在Conflux数图链上有唯一映射,每个数字藏品有不可拆分、不可替代、独一无二的特点,并具有可溯源的稀缺性,且作品信息会永久记录在区块链上,任何人无法篡改。

截图来源:淘宝APP

阿里拍卖的数字藏品,是以中介交易平台的商业模式撬动产品交易,背靠阿里流量优势,一个数字藏品交易平台似乎正蓄势待发。

NFT热潮下,国内已有12家互联网企业布局数字藏品平台。除了阿里拍卖外,还包括腾讯、网易、蚂蚁集团、京东、百度、小红书、B站等。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至今,短短三个月内,已有6家数字藏品平台成立。

目前,国内互联网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多是以收取平台服务费和交易撮合费的电商平台为主。

腾讯于2021年8月初上线的数字藏品平台“幻核”,蚂蚁集团2021年6月初上线的“鲸探”,2021年12月17日,京东上线“灵稀”数字藏品交易平台。这些数字藏品平台主要采用定价、限量出售模式。

相较于蚂蚁、腾讯等布局稍晚的百度,2022年3月底将上线“超级链”数字藏品交易平台,通过先向用户免费赠送数字藏品的玩法以此来吸引用户。

2、NFT的前世今生

2017年,正值虚拟货币以太坊火热之时,原本两个不在虚拟货币圈子的开发者开发了许多外形较酷的数字头像放到以太坊区块链中,由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NFT项目——CryptoPunks,意为“加密朋克”。

两个月后,一家加拿大风险投资公司使用第一个NFT项目智能合约的元素推出了自己的 NFT 系列。收藏家培育新的生物,这些新生物可以出售和繁殖,凭借其游戏般的性质和盈利的承诺,让这位加拿大风投公司的NFT项目掀起热潮。几天之内,其价格飙升至 10 万美元以上。

与国内NFT不同的是,国外NFT价格过高,通常与明星代言或知名度较高的人物有关。大部分粉丝对NFT的了解,是从库里以花费18万美元买了NFT猿猴头像开始。另外一个例子是,一家知名NFT类游戏公司以超过2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詹姆斯·勒布朗扣篮的NFT短片。

NFT的火爆并不止于此,去年3月,在佳士得的一场拍卖会上,数字艺术家Beeple的一件NFT作品以创纪录的69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NFT交易量不断高涨。根据NFT数据公司一份报告显示,2021年NFT交易额达176亿美元,比2020年的8200万美元飙升21400%。

海外排名第一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交易量更是迅猛增长。截至2021年8月,其交易金额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7个月过去了,截至2022年3月27日,其交易量更是达到235亿美元,与之对应的2020年全年数据是不足2000万美元。

虽然起步晚于国外,但去年以来,国内数字藏品市场百花齐放。除了大厂之外,电影、电竞、绘画、剧院、博物馆等文娱行业也纷纷推出数字藏品。

而国内NFT价格保持平稳。以3月1日,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正式对外发行其首款文创数字藏品“秦陵彩绘铜车马·一号车”为例,其发行价格29.9元。

但有需求就有市场。不久前,由冬奥会授权并火爆互联网的“冰墩墩”,以及央视发布的“十二生肖”数字藏品上线被一抢而空,无疑表现出消费者对数字藏品的需求开始激增。

未来智库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鲸探”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从2021年6月23日至2022年1月31日,“鲸探”共发布255款数字藏品、限量销售302万份,定价在1.11-39元/份的区间内,对应的总销售额为4623万元。

近期,国外多家NFT收藏平台获得融资。

据媒体报道,由斯坦福大学校友、前投资银行家 Anshun Bhambri 2021年创立的FanCraze完成1亿美元融资,两家风险投资公司联合领投,足球巨星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也参与了本轮融资。另据“火星财经”报道,板球NFT平台FanCraze完成1亿美元A轮融资。

从项目供给扩大、大量巨头和明星入场、应用场景丰富等维度,足以证明数字藏品市场的火爆。风口已至,热度未消。数字藏品能否会为文化产业找到出路,还是会沦为一场“割韭菜”闹剧?

3、数字藏品能出现“击鼓传花”式骗局吗?

不少用户开始大量的购买与囤积NFT,以期待增值。从现状看,国内数字藏品跟海外市场最大的不同就是交易方式。海外的数字藏品通常建立在公链上,并且可实现二次交易。国内的数字藏品平台不支持二次交易,虽然有个别平台陆续开通了转赠功能,前提是用户购买数字藏品需要满足拥有的时间要求外才可转赠,但不支持任何形式的转卖行为,也就是交易平台目前禁售二手NFT,如此一来,其金融属性较为微弱。

尽管如此,国内监管仍对NFT交易有所警惕。

2022年1月28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信息服务深度合成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该《征求意见稿》第二条规定,“本规定所称深度合成技术,是指利用以深度学习、虚拟现实为代表的生成合成类算法制作文本、图像、音频、视频、虚拟场景等信息的技术”。

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永华律师表示,《征求意见稿》一旦成为正式文本,则NFT交易(包括偶发交易和平台型的经营性交易行为)将逐渐得以规范化。

监管机构是否将对NFT认定为金融属性?据新华社报道,目前,“虚拟货币”相关业务在我国属于非法金融活动,NFT则游走在灰色地带。新华社援引律师观点称,如果NFT仍然以虚拟财产的形式在市场上流通,则相关合同应当合法有效。如果NFT基于虚拟货币的属性在市场上交易,则交易行为属于违法。

截至目前,国内互联网企业的NFT交易平台已删除NFT字样,改为“数字藏品”。一些互联网巨头正主动加强监管。

今年2月,微信小程序开始下架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其中唯一艺术就在被下架之列。微信小程序显示,小程序唯一艺术NFT由于涉嫌绕开、规避或对抗平台审核监管,已暂停服务。

腾讯和蚂蚁集团也正在收紧数字藏品的服务协议。在服务协议中,“幻核”规定,数字藏品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鲸探”则表示,如果发现用户在平台之外以构成犯罪活动的方式组织交易,将通知警方并将(细节)移交司法机关。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律师发表文章称,在NFT平台的并购过程中,要做好前置性的刑事合规审查,以避免造成“知道或应当知道”业务涉嫌非法经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行为的情形下,依然予以追认、纵容或者默许上述行为,深陷“承继的共同犯罪”之囹圄。

张永华称,其他的刑事风险还包括,比如洗钱罪,跟虚拟数字货币案中一样,有些交易对手的钱来源不明,有的涉及犯罪,结果出现了大量的洗钱罪、帮助信息犯罪活动罪。还有的经营模式涉及传销犯罪。此外,非法经营罪也是平台的主要刑事风险。凡是平台型的、经营性行为,这个刑事罪名也是重点防范的风险之一。

如何做好NFT风险防范,则是重中之重,国内监管对NFT市场具体采取了哪些管控措施?张永华律师称,有人大代表在两会中提案加强版权保护,建立数字藏品平台准入制度等,但这些都停留在建议层面,实际操作有很大难度。

新兴事物往往伴随着粗放式发展,正如光明网评论称,每一次技术变革,总会带有一点头脑风暴的眩晕感。如何防止国内数字藏品被过度宣传和炒作,走出一条有别于海外数字藏品的另一番景象呢?评论区见。

作者 NFT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