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2月,Beeple的NFT作品取得近7千万美元的拍卖纪录。这件作品是他自2007年起每日创作的集合,用了5000余天来完成。一夜之间,NFT进入主流视野,风靡全球。一个月后,一名网民模仿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Satoshi)之名,以Sartoshi为id创立了SuperRare账户,开始了TA的加密之旅,并收藏了几枚CryptoPunks。年底,Sartoshi以CryptoPunks的标志性风格与设定为灵感,推出了Mfers系列。这些大脑袋火柴人,公开发行至今115天,市值已达近500万美元,均价从首发起翻了55.3倍。

由Mfers社区成员创作的School of Mfers,灵感来源于拉斐尔的雅典学院壁画

 NFT总市值自Beeple作品拍卖以来至今已增长了218倍,产业已充分扩张、护城河变高。此时,艺术家想要通过NFT获得“财富自由”,究竟需要多少天?是否仍有实现的路径? 

艺术家Alotta Money曾从业广告设计,巧合下接触了区块链后开始加密艺术创作,实现“财富自由”,是身价最高的加密艺术家之一。他多次称后悔没有更早地全职投入加密艺术的创作,浪费了近十年的时间。在图示作品中,藏家只拥有图片的所有权,相当于拥有这扇“向外眺望的窗口”,里面的元素和图案则由艺术家用代码或人工控制变动

对任何一条路径的可行性判断,都需要先进行客观理性的预期校准。让我们抛开惊人的新闻标题和数字,实际地谈一谈NFT艺术创作的成本与收益。相比现实中的一级画廊代理、展览、五五分成的模式,NFT交易平台的准入门槛更低、艺术家分成更高。任何人都可以直接在OpenSea上发布作品,成功售出后,OpenSea仅收取2.5%的佣金;SuperRare、Async Art、Nifty Gateway等需要艺术家资质申请的平台,也仅在10%-20%之间。(别担心,如果你已有作品集,申请远比想象中简单。)大多平台也都提供二级市场上的后续销售的版税收益,约10%以内,艺术家可以从之后的所有二级交易中获得持续的分成。得益于区块链技术,这一过程透明、可查、自动化。 

请注意,矿工费会随着ETH的价格大幅波动,几十到几百美金都属常事。艺术家发布作品前仍需预备好这笔花销;这是相比在实体画廊展览所需的额外支出

平台收取更少的佣金,也就顺理成章地承担更少的义务。现实世界的画廊代理会为艺术家提供专业的展览、合适的藏家群、准确的曝光度、以及学术、销售支持。在加密平台上,这部分酬劳属于创作者,则对应的工作量也默认由创作者自行承担。大部分的NFT交易平台不具备当代艺术语境里的策展的功能,需要另寻元宇宙空间才能进行展览。NFT作品内容以网页上的图片或视频形式展现,更像是网上购物的商品展示。

Edgar Plans发布的NFT“Lil’ Heros”系列(左图)年初以0.4ETH公开发行,一个月内均价达到峰值3.95ETH后,交易量与价格都逐渐下跌,现均价为0.61ETH,日均仅有2次交易。而在三月,其作品取得了人民币441万元的拍卖成绩(右图,佳士得晚拍);随后其几个稀有NFT也在香港富艺斯拍卖录得佳绩,说明他的藏家仍主要为现实中的当代艺术藏家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传统”的当代艺术家想要通过发布NFT作品来扩大销售,则需要在加密艺术界拥有相应的社会资源和影响力。

对于在加密领域没有什么“足迹”的艺术家而言,相应地,发布NFT作品的实际效果,则更偏向对于已有藏家群体的“热点宣传”的辅助;对于吸引来自“加密圈”的新藏家的作用很有限。

当代艺术普遍认同,从视觉图像出发对于直观的PFP项目抱有批评态度。这一观察合理有效,但并非重点所在。换言之,仅仅用更“好”的图像,从解决“PFP艺术质量”问题出发,恐怕难以获得期望中的成功。

PFP背后的MEME迷因文化(本专栏系列第一篇有介绍)和集体、社区意识才是加密艺术的核心精神,如此视角与预期的错配下,贸然发布NFT,则很难真正地吸引到来自加密艺术的“币圈玩家”及“原住民”的收藏热情, “一夜暴富、财富自由”的神话恐难再现。

在刚结束的Artnet NFT专场竞投中,这套最初基于比特币区块链的Rare Pepe极稀有卡片,可以说是MEME精神的创世之作。Pepe青蛙最早起源于4chan论坛,大家以它为素材进行表情包式的集体创作,最终构成极具规模的亚文化影响力,是“币圈原住民文化”的典型代表。

然而也不必沮丧。如果你是充满奇思妙想、野心勃勃的新媒体、概念艺术家,你是“全能的擅长调动话题的明星艺术家”、对于信息时代中的群体性社会行为、经济文化与权力结构等议题感兴趣,加密艺术则是一块完美的实验田。 

CultDao利用去中心化的技术和理念,来实现一系列经济和政治主张,人人都可以提出相关社会议题。并组织投票与众筹。上线仅五天,其治理代币的市值已达三千万美金

Web3.0下的所有权经济革命,DAO带来的去中心化“巴黎公社”运动,基于价值共识而缔结社会契约与公共意志的过程……这些种种,艺术家都可以通过区块链与加密技术参与其中,并结合自己的创作表达,解锁更自由、广阔的艺术实践与自我实现的途径。

“Merge”系列以9100万美金打破NFT销售纪录,同时成为在世艺术家的最高价格纪录

在加密艺术家Pak的“Merge”NFT项目中,任何人都可以购买任何数量的“Mass质量”。每次购买时,所拥有的球都会在钱包中自动合并为一个更大的球。他使用智能合约代码“编写”这场大众行为艺术。随着二级市场的交易和“吞并”等藏家互动,球的颜色、体积都随之变化,这件作品的最终形态由参与的每一个人决定。上个月,Pak和维基解密创办人阿桑奇联合推出了一系列NFT作品,为资助阿桑奇的诉讼费用筹得约5300万美元。

此系列NFT包括两部分,一部分为实时显示阿桑奇入狱天数的单件NFT,其余的开放免费铸造,任何人进入其平台后输入文字,支付汽油费便可生成为文字被划掉样式的NFT。而这些都是通过智能合约的链上交互实时渲染得来,而非简单的静态JPG
 很显然,在加密领域,艺术家所需的能力不再是狭义的视觉艺术的绘制水平,而是项目策划、策略实现、公关、媒体等全方位的综合水平。过去的闭门造车式的“隐士型”的艺术家也许无法从中受益,但杰夫·昆斯和达明·赫斯特这样的“天生的商人”,又或是早已深谙“Instagram社交媒体营销”的画家,很快就会如鱼得水。创作者也往往从个人扩展为团队,如创业公司一般运营。 

杰夫昆斯联合佩斯画廊的“月相NFT”,包括了一系列将作品发射并登陆月球的计划

“没有人能在如此多领域同时工作,这必然是团队协作的成果,也是Web3技术推动的民主生态前景。”(郭成,《加密艺术年鉴》、数字化合物联合创始人)出于类似的考量,元老项目CryptoPunks的团队近日宣布将CryptoPunks及Meebits系列卖给了BAYC“无聊猿”的创作团队Yuga Labs,双方都表示皆大欢喜。前者可以专注于更多的艺术创作,回归于最擅长的领域,研究新事物。后者则是社区运营和公关管理的顶尖专家,是最能胜任持续运营和发展Punks的团队。

村上隆曾在去年宣布发售NFT却又临时取消,近期将重新发布,与孵化过数个成功PFP项目的RTFKT团队合作,并附有全面的路线图、周边开发、应用生态展望等对于PFP项目的成功至关重要的计划细节

除了创始团队,如果说NFT项目有所谓的“成功密码”,那一定是社区的价值共识与生态运营。(来源:artnet新闻 公众号 作者:黄韵奇Claire

作者 NFT分析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